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化外之地

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

 
 
 
 
 
 

湖南省 长沙市 狮子座

 发消息  写留言

 
国事家事天下事,事事关心 ,乐于交友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一位副县长的乡愁

2015-12-2 10:03:26 阅读59 评论0 22015/12 Dec2

长沙街头的人群中,本刊记者一眼就认出了刘涛,他外表俊秀,身材略有些清瘦,举手投足间看不出一点“官样”。“我是叫你刘县长、刘总还是刘兄呢?”刚一见面,本刊记者就和他开起了玩笑。刘涛笑了笑说:“叫什么都可以,就是别叫我县长,我现在已经不是县长了。”

刘涛,34岁,湖南慈利县人,常德临澧县原副县长。这是一个令人艳羡的工作,然而2014年12月,刘涛毅然决然辞去了副县长职务,回慈利承包了100亩土地,种起了猕猴桃。2015年春节,刘涛一直待在老家,他在微信中写道:“每到这个时候,广袤的农村就人去楼空,风景绝美,处处荒凉,以前走的时候不觉得,现在留下来,心情复杂,这么好的土地、空气,其中蕴含巨大的机会和希望,我愿做个拓荒者,期待更多人同行。”

8个多月来,刘涛不当副县长,当起了“掌柜”。他告诉本刊记者:“这几个月的收获很大,接触了不同的领域,不同的人,也知道将自己的想法付诸实施有多困难。自己创业当然可以发挥自己的能力,但方向多了不好把握,选择多了容易恐慌。”接受本刊记者采访前,刘涛刚从上海回来,他说现在主要任务是不断学习,开拓思路,把握好创业的方向。

副县长的励志经历

若不是主动辞职,刘涛还不会这么快进入大众视野,他曾坦言自己是普通人,并没有不寻常的故事。不过,他的履历对于想在官场施展拳脚的人来说足够励志。

19年前,刘涛在慈利县第一中学读高一。3年后,他拿到了北京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因为考分刚过线,专业从志愿填报时的法学调剂到图书馆专业。对此,刘涛告诉本刊记者,当时能考上北大已经很开心了,至于专业没有想那么多。

作者  | 2015-12-2 10:03:26 | 阅读(59) |评论(0) | 阅读全文>>

警惕习惯性怀疑

2015-11-18 15:47:12 阅读48 评论0 182015/11 Nov18

近来,有一个段子较为流行,发人深省。说某日,一学生为老师撑伞。路人看到后,愤愤不平,说现在的老师真没师德。学生于是将伞撑到自己头上。又有路人说,现在的小孩真不懂礼貌,老师怎么教的?老师听到后,拿过伞,帮学生撑起伞。路人又说,孩子一定有来头,这个老师趋炎附势。老师想,算了,俺自个儿用吧,于是自己给自己撑。路人又说,现在的老师真没爱心,自己有伞,不管学生。老师无奈,唉,把伞收了吧,谁都不用总行了吧。于是两个人谁都不用。又有路人说,瞧这对师生,有伞不用,老师越教越傻,学生越学越笨了。老师急了,干脆和学生手把手共握一伞。路人窃窃私语,看,师生恋!

这个段子有点夸张,但不得不说耐人寻味,现实中并非没有类似的事情。有人从中解读出人言可畏,所以淡定一点好。不过,笔者看到的却是另一个面向:那就是习惯性怀疑。在这个故事中,不管老师和学生怎么做,总是受到路人的怀疑,显然,问题不在于师生。

笔者不禁想到了作家王蒙的那篇《雄辩症》,说某公来到医院看病,医生说:“请坐!” 此公说:“为什么要坐呢?难道你要剥夺我不坐的权利吗?” 医生无可奈何,于是倒了一杯水给他,说:“请喝水吧。” 此公说:“这样谈问题是片面的,因而是荒谬的。不是所有的水都能喝。假如你在水中搀入氰化钾,就绝对不能喝。” 医生说:“我这里并没有放毒药嘛。你放心!” 此公说:“谁说你放了毒药?难道我诬陷你放了毒药?难道检察院的起诉书上说你放了毒药?我没说你放毒药,而你说我放了毒药,你这才是放了比毒药更毒的毒药!” ……

王蒙尽管讲的是雄辩症,但文中的某公首先是对医生所说之话的怀疑。怀疑是一种能力,也是

作者  | 2015-11-18 15:47:12 | 阅读(48) |评论(0) | 阅读全文>>

贪官“双面人格”的启示

2015-10-10 10:24:49 阅读52 评论0 102015/10 Oct10

每次有贪官落马,其“双面人格”就会成为热议话题。所谓“双面人格”,大概是说贪官“台上一套,台下一套;说一套,做一套”。他们在落马前思想境界似乎很高,清正廉洁;而落马后发现道德败坏,以权谋私。也就是说,对于不少贪官来讲,反腐是工作所需,腐败才是生活真谛。

其实,人前一套,人后一套的又岂止贪官?生活中比比皆是,只不过因为贪官前后落差太大成了这方面的典型。这事往小了说是虚伪,往大了说涉及“知行合一”的哲学命题。有人把贪官的“双面人格”归了类:比如成都市委原常委、原宣传部长高勇属于语言类,平时爱念“廉政经”,他曾说:“领导干部一定要用好‘三盆水’,一盆水来洗头,保持思想清醒和与时俱进;一盆水用来洗手,保持手脚清白,拒腐蚀永不沾;一盆水用来洗脚,坚持深入基层、深入群众。”谁知他自己贪污受贿2167万元;比如江苏省委原常委、原组织部长徐国健属于行为类,他给人的印象是做人谨慎、行事低调、廉洁自律,他下基层调研从来不收礼品,有时实在推脱不掉,一回到部里,立即吩咐司机把东西登记并上交,但真相却是徐国健一面拒收或上交礼品,一面利用职权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贿赂。

这样的人不只现在有,晚清大名鼎鼎的庆亲王也是如此。他爱财如命,无贿不受,但他却亲自书写了“门帖”:“本官素来崇廉,凡贡献者,恕拒纳”,赫然张贴在自家门口。

不少人感叹:贪官的人格得多扭曲,表演技能得多纯熟,心理素质得多高超,一会正义凛然地说反腐,一会欲壑难填地搞腐败,他们到底奉行的是什么人生观、价值观?其实,看看贪官的腐化历程便知,不少贪官在最开始是拒绝腐败的,但随着第一次受贿没被发现,进而感受到权力的快感后,就逐渐忘乎所以,在腐败的泥潭里越陷越深。

作者  | 2015-10-10 10:24:49 | 阅读(52) |评论(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日志评论
评论列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