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化外之地

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

 
 
 
 
 
 

湖南省 长沙市 狮子座

 发消息  写留言

 
国事家事天下事,事事关心 ,乐于交友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一位副县长的乡愁

2015-12-2 10:03:26 阅读91 评论0 22015/12 Dec2

长沙街头的人群中,本刊记者一眼就认出了刘涛,他外表俊秀,身材略有些清瘦,举手投足间看不出一点“官样”。“我是叫你刘县长、刘总还是刘兄呢?”刚一见面,本刊记者就和他开起了玩笑。刘涛笑了笑说:“叫什么都可以,就是别叫我县长,我现在已经不是县长了。”

刘涛,34岁,湖南慈利县人,常德临澧县原副县长。这是一个令人艳羡的工作,然而2014年12月,刘涛毅然决然辞去了副县长职务,回慈利承包了100亩土地,种起了猕猴桃。2015年春节,刘涛一直待在老家,他在微信中写道:“每到这个时候,广袤的农村就人去楼空,风景绝美,处处荒凉,以前走的时候不觉得,现在留下来,心情复杂,这么好的土地、空气,其中蕴含巨大的机会和希望,我愿做个拓荒者,期待更多人同行。”

8个多月来,刘涛不当副县长,当起了“掌柜”。他告诉本刊记者:“这几个月的收获很大,接触了不同的领域,不同的人,也知道将自己的想法付诸实施有多困难。自己创业当然可以发挥自己的能力,但方向多了不好把握,选择多了容易恐慌。”接受本刊记者采访前,刘涛刚从上海回来,他说现在主要任务是不断学习,开拓思路,把握好创业的方向。

副县长的励志经历

若不是主动辞职,刘涛还不会这么快进入大众视野,他曾坦言自己是普通人,并没有不寻常的故事。不过,他的履历对于想在官场施展拳脚的人来说足够励志。

19年前,刘涛在慈利县第一中学读高一。3年后,他拿到了北京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因为考分刚过线,专业从志愿填报时的法学调剂到图书馆专业。对此,刘涛告诉本刊记者,当时能考上北大已经很开心了,至于专业没有想那么多。

作者  | 2015-12-2 10:03:26 | 阅读(91) |评论(0) | 阅读全文>>

警惕习惯性怀疑

2015-11-18 15:47:12 阅读84 评论0 182015/11 Nov18

近来,有一个段子较为流行,发人深省。说某日,一学生为老师撑伞。路人看到后,愤愤不平,说现在的老师真没师德。学生于是将伞撑到自己头上。又有路人说,现在的小孩真不懂礼貌,老师怎么教的?老师听到后,拿过伞,帮学生撑起伞。路人又说,孩子一定有来头,这个老师趋炎附势。老师想,算了,俺自个儿用吧,于是自己给自己撑。路人又说,现在的老师真没爱心,自己有伞,不管学生。老师无奈,唉,把伞收了吧,谁都不用总行了吧。于是两个人谁都不用。又有路人说,瞧这对师生,有伞不用,老师越教越傻,学生越学越笨了。老师急了,干脆和学生手把手共握一伞。路人窃窃私语,看,师生恋!

这个段子有点夸张,但不得不说耐人寻味,现实中并非没有类似的事情。有人从中解读出人言可畏,所以淡定一点好。不过,笔者看到的却是另一个面向:那就是习惯性怀疑。在这个故事中,不管老师和学生怎么做,总是受到路人的怀疑,显然,问题不在于师生。

笔者不禁想到了作家王蒙的那篇《雄辩症》,说某公来到医院看病,医生说:“请坐!” 此公说:“为什么要坐呢?难道你要剥夺我不坐的权利吗?” 医生无可奈何,于是倒了一杯水给他,说:“请喝水吧。” 此公说:“这样谈问题是片面的,因而是荒谬的。不是所有的水都能喝。假如你在水中搀入氰化钾,就绝对不能喝。” 医生说:“我这里并没有放毒药嘛。你放心!” 此公说:“谁说你放了毒药?难道我诬陷你放了毒药?难道检察院的起诉书上说你放了毒药?我没说你放毒药,而你说我放了毒药,你这才是放了比毒药更毒的毒药!” ……

王蒙尽管讲的是雄辩症,但文中的某公首先是对医生所说之话的怀疑。怀疑是一种能力,也是

作者  | 2015-11-18 15:47:12 | 阅读(84) |评论(0) | 阅读全文>>

一个村庄的时代变迁与记忆

2015-8-5 15:04:31 阅读56 评论0 52015/08 Aug5

荒草萋萋的化家窑旧村,门窗破落,院墙塌裂,鲜有人烟,自从2010年移民后,村里只剩下了十几口人,以种地、养羊维持生计,所以即使是白天,村子里也异常安静,不时传来的也只有羊叫和狗吠声。村民张小兵告诉本刊记者:“现在自己只有清明节或者山上一些果实成熟了才会回来看看,这里已经没有什么东西值得我们想念。”

化家窑村位于山西省介休市连福镇。2005年,该村的大部分房屋因为采煤出现沉陷和开裂,为了居民安全,2010年,全村进行了搬迁。新建成的村庄毗邻连福镇,交通便利。在化家窑村委会,一块迁村碑志引人注目,上面写着:“华村落成,德荫后人,彪炳千秋;撤离故居,乔迁福址,骏业日成。”

山西是煤炭大省,近年来,因采煤导致的地质灾害频频发生,化家窑村只是其中之一。据记者了解,在连福镇,还有北坡村、上西埜村已经搬迁,赵家窑等村等待迁移。而据媒体报道,山西省委2015年全省采煤沉陷区治理任务为搬迁安置7.5万户,21万人,涉及全省11个市、48个县、136个乡镇、440个村。

学者熊培云说:“在每一个村庄里都有一个中国,有一个被时代影响又被时代忽略的国度,一个在大历史中气若游丝的小局部。”化家窑村的发展变迁,让我们从中隐约看到部分被拆迁移民群众的命运及心灵困境。

故乡早已“沦陷”

山西介休市因史出春秋时期割股奉君的介子推、东汉时期博通典籍的郭林宗和北宋时期出将入相五十载的文彦博三位贤士名达,素有“三贤故里”之称,是中国清明节的发源地。而化家窑村,只是中国版图上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村庄,既没有江苏华西村那样富裕,也不像一些老少边穷地区那样苦涩。

作者  | 2015-8-5 15:04:31 | 阅读(56) |评论(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日志评论
评论列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