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化外之地

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

 
 
 

日志

 
 

事实略显粗糙,主题曲高和寡  

2007-12-31 16:19:19|  分类: 初出茅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评析《风雪中,伫立着四位"厚道"的农民工 》

文章以四个连吃饭都难的农民工依然为老板看守物资为事实基础,以关于风雪、每顿饭只吃两个馍,家中亲人病弱急需用钱等细节充分地展示了农民工在困境中体现的“厚道”。从文章内容上讲,消息源比较单一,大众难免质疑其真实性。在事实上也没有完全交代清楚。例如文章说四个农民工之一的“刘先仿本来在卧龙乡十二里河街的一家钢厂烧‘中瓶炉’(把铁屑熔化成铁水),一个月能拿2700元工资。有一天,这位老板找到刘先仿,求他帮助渡过难关。原来这位老板在车站南路办了一家铸造厂,当时厂内的烧炉工回家收麦子了,又请不到其他的炉工,工厂因此停了产。讲义气的刘先仿听说老板有难,二话没说就投奔了过来。”刘先仿是不是因为“义气”而来的难以求证,毕竟是一面之辞,如果是靠义气,说明老板和他认识且关系不错,为什么文章中只字不提,只说老板跑了,是不是还有其他隐情?

另外,文章先说了刘先仿等4人分别于去年的10月5日、11月8日和11月25日到该厂打工,可自去年12月5日起,老板就未发过工资。后面又说,张海龙患从去年10月5日到这儿打工,至今一分钱也没拿到。上面老板是从明明说去年12月5日起未发过工资,怎么去年10月5日来的张海龙至今一分钱也没拿到?可以看出作者只是把农民工说的话简单的记录下来而没有去思考求证。

文中还说“今年47岁的刘先仿是湖南岳阳人,家里生活很困难,因此,他的儿子刘敏也在这里打工”,家里困难和刘敏在这里打工并没有必然的因果联系,所以用“因此”显然不合理,从文字角度,这篇作品也是有纰漏的。 

从文章标题看出,作者主要是体现农民工的厚道即文章中反复提到的“做人的原则”。从而向社会宣传这样的一种精神品质,在政府关心农民工生活,一心构建和谐社会的现实语境下,这样的主题无疑是好的,但其实文章的主题并不宏大,也没有升华,这样的主题从基本事实上就可以看出来的,甚至不用经过提炼和加工。在主题的构架上,作者反复提到做人的原则,仿佛一直在提醒读者,其实,仔细看看,作者的采访并不深入,是一直被农民工牵着鼻子走,对农民工的关怀无可厚非,但一个记者就是要善于质疑才能有所收获。这样的主题对于舆论引导的作用其实也是微乎其微,只能遭受曲高和寡的尴尬。

范以锦先生说过,负面报道不是负面影响,但正面报道比如宣传一个很好的典型,如果不实事求是,而是任意拔高,就会给人虚假感觉,导致“负面”效果。这篇简短的通讯并没有以小见大,也没有发人深省,不论是从采访的难度,审美的角度还是对社会产生的影响来讲,这都是一篇普通的报道,所以这样的作品能够获奖可以说是一种中国式的鼓励和关怀。

 

 

附:风雪中,伫立着四位"厚道"的农民工

                                                 付海厚

    打工数月却没拿到一分钱工资,每人每顿饭只吃两个馍,但望着欠薪老板留下的物资,他们却说:这里的任何东西我们都不会损坏,也不会卖掉,这是做人的原则!

    打了两三个月的工,却没拿到一分钱工资。没有油了,蜂窝煤也快烧完了,四位农民工每人每顿饭只能吃两个馍。

    更要命的是,王营村那家馍店向他们赊了25元钱的馍后,告诉他们:不清账,就不能再赊馍吃了。现在,掏遍四人所有的口袋,摆到桌子上一数,只有6元1分钱。看着案板上仅剩的一棵大白菜,望着窗外纷纷扬扬的鹅毛大雪,接下来的日子他们不知道还能撑多久?老板欠工资不见踪影

    1月17日,来自湖南岳阳的刘先仿到河南省南阳市卧龙区劳动保障监察大队投诉,称他们4人在一家铸造厂打工,但老板拖欠他们共计5780元工资后不见了踪影。1月18日上午,执法人员来到这家工厂。厂内停着几辆自卸车,四名衣着单薄的工人伫立在风雪中,瑟瑟发抖。

    据介绍,刘先仿等4人分别于去年的10月5日、11月8日和11月25日到该厂打工,可自去年12月5日起,老板就未发过工资。"要了不知多少次了,一分钱也没要到。"这位老板1月16日中午曾信誓旦旦地对工人承诺第二天发工资,可自那以后就再也找不到人了,连电话也不接。

    因找不到该老板,劳动监察大队执法人员无法送达法律文书,执法手段无从施展。目前,执法人员正在积极寻求有关部门帮助,以期尽快解决此事。农民工坚守做人原则

    "这个老板,太不地道!"刘先仿说。刘先仿本来在卧龙乡十二里河街的一家钢厂烧"中瓶炉"(把铁屑熔化成铁水),一个月能拿2700元工资。有一天,这位老板找到刘先仿,求他帮助渡过难关。原来这位老板在车站南路办了一家铸造厂,当时厂内的烧炉工回家收麦子了,又请不到其他的炉工,工厂因此停了产。讲义气的刘先仿听说老板有难,二话没说就投奔了过来。

    "我放弃那么高的工资去帮他,结果却被搞得走投无路!"刘先仿气愤地说。

    其实,只要刘先仿他们"动一动脑筋",也不是无路可走---原来,厂区仍有一些化铁水用的铁屑,大概能卖两三千元;半成品的汽车压盘整齐地码在那儿,若当废品可卖9000元,若当半成品可卖20000元。另外还有8辆"解放"牌自卸车存放在院内。

    但刘先仿说,虽然未拿到一分钱工资,也要照看好这些物资。

    今年47岁的刘先仿是湖南岳阳人,家里生活很困难,因此,他的儿子刘敏也在这里打工。刘先仿的妻子早几年得了白血病,总共花了6万元,花掉家中所有积蓄还欠了3000多元债。

    四人中最年轻的是30岁的张海龙,河南南阳邓县元庄乡张井村人。张海龙患中风的父亲76岁,无劳动能力,有一个小女儿11个月大了,一家人靠他打工挣钱糊口。可从去年10月5日到这儿打工,至今一分钱也没拿到,张海龙因此不敢给家里打电话,"也不知道他们过得咋样。"张海龙低着头说。

    50岁的李三海,是看门的,湖北襄阳黄集镇人,从去年11月25日来厂里干到现在,不但未拿到一分钱工资,一次老板招待客人时还向他借了200元。

    尽管身无分文,但这四位农民工却认真看管着厂区存放的物资。他们说:"这里的任何东西我们都不会损坏,做人要厚道,这是原则!"

 

 

  评论这张
 
阅读(9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