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化外之地

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

 
 
 

日志

 
 

我想和世界讲道理  

2010-10-24 16:48:54|  分类: 原创天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曾经常常浏览新闻评论,尽管很短,难以蕴含更多的知识和思想,但能够迅速了解当下舆论的焦点,这样就可以与这个世界保持互联,从而引发自己对现实的思考。不过很多人说我“瞎操心”,于是我说“位卑未敢忘忧国”,要对现实保持一定的痛感,才会觉得自己的存在,当然这只是个人情怀和职业习惯。然而,看久了,就会觉得很多评论是言之无物,或者说是老生常谈。著名媒体评论人梁文道说,一个评论者最想看到的应该是自己评论文章的失效。很明显,文章失效意味着其中谈到的问题已得到解决,意味着社会的进步,这样评论作为舆论监督的目的就达到了。

不过事情并没有我们想的乐观,媒体自说自话,围观陶醉;政府、企业、个人依然固我。主编和我聊天时说,某杂志向他约稿,但他不想写,他说自己20年前就谈这个问题,放到今天依然能用,还写什么。语气中透露着文人的那种焦灼和无力。

无可否认,不管是一般的新闻评论还是杂文,都是层层铺排,深入浅出,以小见大,试图以理服人。但是,正如作家李敖说:“中国民族对‘讲礼’很拿手,对‘讲理’却不在行。……‘礼’在许多点上,就跟‘理’发生冲突。冲突的原因在‘礼’是讲谁大谁小的;‘理’却是讲谁对谁错的。讲谁大谁小,就没有是非可言,一切都是听凭摆布,一切都和稀泥,这就叫‘礼之用,和为贵’。”真是一针见血,令人茅塞顿开。

或许是受哲学类书籍的熏陶,遇事我比较爱讲道理,不少人说我异常理性。不过也常钻牛角,有时会和别人争论不休。或许老子说的对,“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还是自己过于浅薄。最近看了不少周国平的书籍,很喜欢那种文风,更欣赏作者的睿智和对生活的洞察力。可我现在感到讲理其实是件奢侈的事,要遇到能领会的人,或者说欣赏你这样理智的人,否则便是对牛弹琴。讲理多了,似乎自己是真理的化身,别人就会条件性地反感。即使认同,也会做出当面锣对面鼓的姿态。我经常听到周围的人讲,你说的这些都是大道理,谁不懂,关键能做到吗?事实胜于雄辩也常成为这些人的挡箭牌,但当你罗列出无数事实来证明这个道理时,他又会说,这只是个案,能代表大多数吗?我是我,别人是别人。所以,要把道理讲得让人心悦诚服不是件容易的事,这不仅需要自己学识足够渊博,而且需要对方能心领神会,见微知著,遇上不可理喻的,那还是沉默为好。

道理讲多了,难免自以为是,更容易出现证实性偏见(当我们在主观上支持某种观点的时候,我们往往倾向于寻找那些能够支持我们观点的信息,而对于那些可能推翻我们原来的观点的信息往往忽视掉)。不过没有点自以为是,而都是随声附和、人云亦云,怎会有自己的真知灼见?

或许,难得糊涂最好。不过这种境界非一朝一夕能修炼成。在如今的氛围中,讲世俗都公认的理,比如人要努力追求成功,要有广泛的人脉,要拥有足够的财富等等,在很多人眼中就是成熟的表现。其实,这样的道理,不知多少长辈都在灌输。中国的教育,学校和家庭往往是相反的。现在我估计基本趋于一致了,看看大学便知道了,还有多少人用心读书,而是及早积累工作经验,好谋个出路,老师和学生似乎心照不宣,既然没人愿意听,我何必用心讲课呢?课堂上口若悬河、天花乱坠,却没有传道授业。每个人都成为极端现实主义者,缺少点理想主义和真性情。周国平说:“许多人的所谓成熟,不过是被习俗磨去了棱角,变得世故而实际了。那不是成熟,而是精神的早衰和个性的夭亡。真正的成熟,应当是独特个性的形成,真实自我的发现,精神上的结果和丰收。”然而,多少人每天诉说着空虚无聊,却不知这是精神的匮乏。当你给他指点迷津,让其精神丰富一些的时候,他又觉得这样会更无聊,因为这不会带来实在的东西,比如收入的增长,也对提出的办法保持怀疑和警戒。于是,没人去翻四书五经,觉得那是老古董,都忙着看《我的成功可以复制》。

如果去讲一些世俗不认同的理,那就是件难事了,甚至有点自取其辱,被过来人认为年少轻狂,不知好歹。比如结婚并不是必须的事情,快乐和成功关系不大等等。我的好友钢镚读书较多,经常独立自由思考。他说:“我想起罗斯福总统就职宣誓时说过的四种自由,言论自由,信仰自由,免于匮乏的自由和免于恐惧的自由。不过这些你们认为是高高在上的东西,其实本来应该是低低在下的,因为你们从来没有拥有过这些,所以造就了你们各种的艰难困境,当你们总觉得现实残酷,并以此来劝慰自己的时候,你们并不知道,即使你们实现了你们现在那些所谓的目标,理想和计划,成为一个不必再为生计发愁,甚至拥有一定社会地位的时候,你们仍然是岌岌可危的……”当然他谈的是政治,不过有一点我很认同,就是大家喜欢用现实残酷来劝慰自己,来为那些利欲熏心的行为寻找理由。于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成为流行语。在“现实残酷”的背景下,什么“理”都失去魔力。比如周国平说的“在淡泊中坚持,在天下沸沸扬扬时沉默,在名利场外自甘于寂寞和清贫,这也是一种追求。追求未必总是显示进取的姿态。”这无疑是一种生活的理,但我怀疑的是,这样的理能找到认同者吗?“她读着梵高的传记,泪眼汹涌,心想:‘如果我在那个时代出生,我一定嫁给凡高。’在梵高活着时,一定也有姑娘想象自己嫁给更早时代的天才,并且被这个念头感动得掉泪。而与此同时,凡高依然找不到一个愿意嫁给他的姑娘。”这是多么讽刺的一件事!被梵高以及那些天才的生活态度和风格感动了的少女,最后都回归世俗认可的生活,天才们亲身实践的理,现实遇到了冷遇。

所以,当“现实残酷”成为共识,理想不再照进现实,就像某媒体人所说:“至少在当下的阶段中,追逐现世功利仍将是主要的社会潮流,对于在此潮流中浮沉的芸芸众生而言,打动他们的更多是那些鲜活的成功案例,而不大可能是什么新的价值理想,至于价值理想与现世功利之间新的平衡的建立,注定将是个漫长的过程,对于活在这个时代的大多数人来说,或许难以避免采用以下的立场, 那就是: 除了成功,别无信仰。”这种情景下,讲道理、谈价值理想都有点多余,找不到听众也在所难免。多数人沉迷于成功者的信口开河,也不会聆听一个普通人的铮铮良言,正所谓人微言轻。当你谈婚姻的看法时,首先不是观点的正确与否,而是你结过婚吗?“实践出真知”在这里是最为膜拜的。其实,不是所有道理都需要亲身经历才能得出,难道罪犯入狱后的那些“感言”是那时才知道的吗?只能说实践会让自己对一些道理的理解更为深刻。

当下,“现实很残酷”是大家认同的理,于是,在这种残酷中,每个人都慌不择路,处处寻找通向成功的路,至少也不能混的太惨,而成功归根结底无非就是拥有比他人更多的财富,最好名利双收。亚当斯密在他的《道德情操论》中指出:“当我们感到众人对自己贫寒的窘境一览无余,却极少报以同情的时候,那种羞耻的感觉简直无以复加。然而刺激我们追逐财富、远离贫穷的主要动力并不是这种淡薄的人情。是什么促使世人忙忙碌碌、劳苦终生?他们追名逐利、争权夺势、一心向上爬,到底是为了什么?若说是为了维持温饱,那么体力劳动者最低的工资就足以让他们衣食无忧、安居乐业,还可以赡养家庭。在认真研究过他们的收支状况后,我们发现他们把大部分收入用于那些为生活提供方便的奢侈品,而且有时甚至会为了博取虚名而慷慨解囊。那么,我们为什么会讨厌他们的生活?那些出身上流社会的人为什么害怕落入这种布衣蔬食、茅屋陋巷的窘境,即使无需劳动贵体,也觉得生不如死?是认为自己的肠胃更高级,还是觉得在高堂巨室里睡得比茅屋草房更香?事实刚好相反,大家都心知肚明,只是不愿明说。那么,究竟是什么引起了社会各阶层都无法逃避的竞争?我们为了实现所谓人类的伟大目标,改善生存状况而追求的利益又是什么呢?那就是成为万众瞩目的人物、大家关注的焦点,从别人的注意中得到同情、满足和赞许。真正让我们动心的不是安逸享乐,而是虚荣,但虚荣总是有赖于我们对自己能够得到关注和认可的信心。”

之所以大段引用亚当斯密的话,是觉得这段话道出了人们拼命追求的实质是虚荣,衣锦还乡、荣归故里莫不如此。这实在不是什么精妙的宏论,或许大家都心知肚明,但我们又不能振振有词地说追求虚荣不对,尽管说一个人虚荣是种批评。当然,这又成了把握度的问题,不容赘述。

那么,该如何面对残酷的现实?讲理吗?显然很无力。剪不断,“理”还乱,孔子让我们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老子让我们无为无不为;庄子告诫我们追求个人精神绝对自由的境界……而我们需要的其实只是用勇气来坚持我们心中的“理”。这就要扪心自问:你有没有勇气面对世俗成见,有没有勇气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而不是囿于富有、贫穷,成功、失败,显贵,平凡……

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吧,并非想象中潇洒,但希望大家都能潇洒走一回。有理尽管走不遍天下,但能让你内心足够强大,进而勇敢走下去。

  评论这张
 
阅读(17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