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化外之地

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

 
 
 

日志

 
 

“较真哥”叫板政府信息不公开始末  

2012-03-12 16:50:45|  分类: 职务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较真哥”叫板政府信息不公开始末 - 逍遥游 - 化外之地

 

1月9日,张华来到长沙市开福区人民法院,终于拿到了自己申请公开的两项政府信息。至此,长达310天的申请、诉讼终于尘埃落定。

“刚开始,亲人朋友并不支持我,觉得老百姓怎么能告政府,现在主要是嘱咐我注意安全。一开始就知道会赢,因为法律站在我这边,我有理。”张华语气淡定地对本刊记者说道。

在告赢长沙市开福区捞刀河镇人民政府后,此事经由媒体报道,张华有了一个绰号:“较真哥”。他并不反感这个绰号,还把自己的QQ昵称和博客名改为“较真哥”以作回应。

申请政府信息公开遭拒

张华,长沙市开福区青竹湖镇新源村村民。2004年以前,他在陕西、甘肃、新疆等地做销售工作,完全不懂法律,过年回家时发现,因2002年的青竹公路项目,自己的房子、山林、田地都被低价征收了,而父母当时不懂法,权益受到了侵害。

2006年,因青竹湖二期青竹峰景项目,刚建两年的房子要再次被征收,有了第一次的教训,张华开始尝试维护自己的权益。由于补偿标准达不成共识,张华当了一段时间“钉子户”。然而,经过多次协商,他最终还是没有保住自己的房子。

2007年1月,张华的房子被拆。无奈之下,张华开始了上访,一路走到了北京。他几乎去了和自身权益相关的中纪委、农业部、国土资源部、建设部(现为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国家信访局等部门。

“这些单位都是给一张纸给我,让我回去,有的甚至一张纸都没有。”张华说此话时显得有些无奈。现在新源村有村委会给张华的安置房,但他还没去看过,因为那是小产权房,属于违法建筑。

在上访无果的情况下,张华走上了诉讼之路。

关于拆迁用地事项有几十个环节,比如建设用地许可、立项批复,土地权属来源、环境测评等。张华介绍,他几乎对每个环节都进行了起诉。不过,最终法院都以起诉事项对他的权利、义务不产生实际影响为由,驳回了起诉。

2011年,一次偶然机会,张华看到了开福区征地拆迁事务所、捞刀河人民政府告捞刀河镇新源村某村民时的行政判决书,该判决已经发生法律效力,而里面两个作为重要证据的信息引起他的注意。

这份判决书第三页写到:长沙市青竹湖二期青竹峰景项目用地经省人民政府(2004)政国土字第693号文件批准,依法征用开福区捞刀河镇新源、开井、霞凝村集体土地66.7648公顷。由于工作需要特全权委托长沙市开福区捞刀河镇政府按《长沙市征地拆迁补偿安置条例》及《长沙市征地补偿安置》办理有关拆迁腾地补偿等有关事宜。中共长沙市开福区捞刀河镇委员会,长沙市捞刀河人民政府于2003年2月24日,以《捞发[2003]7号文件》发出成立捞刀河镇城建指挥部。另外,判决书中还提到了一份《拆迁委托书》。

为了维护自己的权益,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2011年3月6日,张华通过特快专递向捞刀河镇人民政府递交了《长沙市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表》,申请公开两项政府信息:一是镇政府于2003年2月24日成立捞刀河镇拆迁指挥部的《捞发[2003]7号文件》;二是镇政府对长沙市青竹湖二期青竹峰景项目用地拆迁所取得的《拆迁委托书》及该项目委托征地前取得的全部用地手续。

“之所以要求公开这两项信息,一方面我想知道是谁委托捞刀河镇人民政府实施拆迁;另一方面也想知道捞刀河镇人民政府是否具有拆迁资格。”张华解释道。

然而,事与愿违,捞刀河镇人民政府拒绝了张华的请求。捞刀河镇人民政府在2011年3月23日出具回复函称:因青竹峰景湖二期项目不属于捞刀河镇范围,所以《拆迁委托书》及该项目委托征收前取得的全部用地手续等相关资料无法提供,如需查阅,需找属地单位或上级主管部门。且,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十二条规定,《捞发[2003]7号文件》不属于政府信息公开的内容;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档案法实施办法》第二十条及第二十二条的有关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和组织持有介绍信或者工作证、身份证等合法证件,可以利用已开放的档案,而该文件目前不属于向社会开放的档案。

告赢镇政府

针对《回复函》,张华认为,捞刀河镇人民政府不予公开的理由明显不能成立。一是自己的房子是被捞刀河镇人民政府拆的,征地拆迁的前期工作,都是由其完成;二是在拆迁之时,青竹湖镇还未挂牌设立,因而该项目仍归捞刀河镇人民政府管辖;三是捞刀河镇人民政府一直保留了征地拆迁时的相关资料。

在申请信息公开遭拒后,张华于2011年5月将捞刀河镇政府告上法庭,请求法院判决镇政府不依法履行镇政府信息公开的义务的行为违法;责令镇政府限期履行法定职责,公开自己所需政府信息;判令镇政府赔偿自己的误工费及承担本案的费用。

7月26日,长沙市开福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此案。双方争议的焦点有两个方面:一是原告张华所申请的政府信息是否存在;二是原告所申请政府信息是否是政府信息公开的范畴。

法院经过调查,确定张华申请公开的两项政府信息都存在于捞刀河镇政府;长沙市青竹湖二期青竹峰景项目用地进行征地拆迁,涉及新源村集体土地,与原告自身生产、生活需要相关,因此张华可以要求捞刀河镇政府公开这两项政府信息,对张华这一诉求,法院予以支持。而对张华申请公开“该项目委托征地前取得的全部用地手续”以及申请赔偿误工费,法院不予支持。

2011年9月6日,开福区人民法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第(三)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十六条第(四)项、《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十三条规定,判决捞刀河镇政府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张华公开其申请的两项政府信息。

申请强制执行 终获政府同意

两个月过后,捞刀河镇政府既没有上诉,也没有按照判决向张华公开他所需的政府信息。而此案按照法律规定,如不服判决,张华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上诉。

因此,2011年11月8日,张华向开福区法院递交了强制执行申请书,申请对判决书内容强制执行。11月18日,张华则收到法院的通知,通知称法院已经决定立案申请执行张华告捞刀河镇政府信息不公开一案。

在镇政府没有立刻公开信息的情况下,开福区政法委介入协调,态度很明确,要求依法履行,镇政府方面“终于同意”。

开福区人民法院执行局的一位负责人说,市民告政府的案子执行难度不小,对这类案子,法院往往会寻求协调处理。

2012年1月9日,张华与镇政府的官司终于落下大幕,张华如愿看到了自己申请公开的那两份文件。捞刀河镇政府一位负责人在接受本刊记者电话采访时说,这个案子显示:我们在政府信息公开上做得还不够,还要改进。

采访后记:

作为一个合格的公民,要学会质疑。

张华说:“我打过的很多官司有不少与自己一点利害关系没有,但官司是值得打的,至于打赢打不赢,那不由自己,但打不打,涉及维权的问题。”

行政诉讼案件俗称“民告官”,行政诉讼是“官民矛盾”的化解机制,《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于1990年10月1日施行,标志着中国的行政诉讼得以正式确立。然而,要赢得官司并不那么容易。在“民告官”案件中,不乏立而不审、审而不判、判而不执行的窘境。所以,尽管打赢了官司,张华也坦言过程很难,“因为告行政机关,结果真的很难说”。

2008年5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正式颁布实施,2011年8月13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政府信息公开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施行,关于起诉政府信息不公开的“民告官”案件不再鲜见。比如2011年清华大学研究生就因信息不公开起诉了中央一些部委。这反映了公民法律维权意识的日益提升。

为了维权,2007年下半年,张华自学《行政复议法》、《行政诉讼法》、《土地管理法》等与拆迁及维权有关的法律,看相关的案例,寻求专家的指导。2008年到北京市才良律师事务所向中华全国律师协会行政法专业委员会执行委员王才亮拜师;2009年去浙江宁波拜访了中国行政诉讼第一人袁裕来,并到北京请教中国政法大学副校长马怀德……

2008年,张华打了自己的第一场官司,起诉长沙市人民政府、长沙市国土资源管理局,不过法院最终驳回了他的起诉。虽然屡次上诉被驳回,但张华自己的维权行动还在继续,所诉求的全部是审查当时征地拆迁行为各环节的合法性,而不是要求赔偿自己多少钱。

“行政诉讼是一条狭缝。但不管怎么样,还是要坚持。现在,我自己的维权希望有何种结果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能为湖南甚至中国的法治进程做点什么。我要用行动倡导的,应该是一种公民精神。”张华如是说。

  评论这张
 
阅读(248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