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化外之地

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

 
 
 

日志

 
 

编辑的苦与乐  

2012-04-08 16:37:04|  分类: 人生感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编辑的苦与乐 - 逍遥游 - 化外之地

 

工作以来,一直做编辑,和别人聊起这个职业,常听到“哇”的声音,觉得这个工作很光鲜——坐在办公室,掌握着稿件的“生杀”大权,非常轻松自在。

此种看法,我至今不敢苟同,因为编辑工作不清闲、也不轻松,并非“来料加工“、上上网那么简单。编辑要阅读海量的信息,从中发现线索、选取题材、寻找合适的作者。在来稿中选稿只是编辑工作最平常的一部分,不过依然考验编辑的“火眼金睛”。所以,有编辑自嘲“少壮不努力,长大做编辑”。

也有人问编辑到底干什么,是不是就是修改修改文章,认为这太没技术含量。更有甚者对编辑不屑一顾,常常质疑:你们编的这东西有人看吗?话语间已彻底否定了编辑工作的价值。其实这个问题不难回答,但要改变别人对编辑的轻蔑态度则不易,毕竟隔行如隔山。

对于一个编辑,肯定希望别人看自己编的书、杂志,当然也乐意听到别人的赞美或者批评,这对于改进自身工作是很有必要的。最怕的就是别人不看,失去读者。而每个刊物都有自己的目标受众,如果有人不看甚至轻蔑就暴跳如雷,编辑估计要被活活气死了。

艳羡抑或轻蔑,只是旁观者的一种态度,不用太当真。对于编辑自己,则“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我想其他工作亦然。

记得大学期间搞活动,让每个人填写自己未来期待的职业,我填的就是编辑。当初对这个职业一知半解,感觉不仅可以学到很多知识,还能决定别人文章是否发表,很痛快。从事了编辑工作,才慢慢有了更深的体会。

做一个好编辑,不那么轻松,需要足够的学识、严谨的作风和开阔的思维,要不很难出有新意的选题和高质量的文章。工作久了,还能从中感悟到很多人生的“哲学”,正应了那句话——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

改稿是编辑的基本工作。所以,编辑非常期待好文章,因为好文章不仅赏心悦目,提高刊物质量,而且无需修改,工作量小;文章比较差,编辑也很难点石成金,只能“做个手术”;不能用的稿件,编辑也不能“妙手回春”,只能要求作者重写。

很多人认为,编辑不就是改改文章嘛,谁不会?其实,改文章有时比写文章还要费力——你要尊重作者的原意,遣词造句要符合刊物定位,更重要的是改后的文章要得到作者认可。这既是对作者劳动成果的尊重,也是对自己工作的负责。

因此,修改文章,就像制作一个精密的仪器,需一丝不苟。有时候你修改了很多地方,付出了很大心血,但如果标题不令人满意或者文章中的细节,比如标点、字词、常识有误,编辑依然是不合格的。所以,编辑长期面临这种情况:你付出的,别人往往看不到;而你犯的错误,别人会揪着不放。谁让你干的是咬文嚼字的活,如果政治上还不敏感,那就彻底玩完了。

有时想想,生活中的一些事和编辑工作很像,比如你对一个人很好,偶尔伤害到他,他往往记住这次伤害,而把你的好忘记了。作家亦舒就曾说:“人们日常所犯最大的错误,是对陌生人太客气,而对亲密的人太苛刻,把这个坏习惯改过来,天下太平。”

然而,不同之处在于,编辑作为一项工作,需要精益求精,做人则更需要宽容和理解。这样一对比,就知道编辑工作不易了,正确是工作范围内的事,错了就是业务不精,不能找任何客观理由。所以常有人说,编辑是一门遗憾的学问,永远没那么圆满。

曾经有政府官员抱怨,我们为老百姓做了那么多事,你们怎么老盯着我们的毛病,唯恐天下不乱。乍一听有道理,凡事不能求全责备,可仔细想想,对于政府官员,为人民服务就该尽善尽美,你选择了这样的职业,从公共利益的角度讲,就该多接受批评,更何况人民并非求全责备,基本是政府不作为。

可是,如果在做官和做编辑之间选,估计大多数人会选择做官。做官虽有风险,有一套独有的“政治学”,但毕竟光耀门楣,旱涝保收。做编辑是个略显孤独的活。自己浏览信息,找合适的选题,“力求一字稳,耐得半宵寒”,这都和收入息息相关。而且,自己很熟悉的作者,也大多只闻其声,不见其人。所以有人说,干你这工作没啥意思,挣不了钱,也认识不了什么人。用现在流行的高晓松体概括也不为过。“我们这个行业,卖身卖艺卖青春,用欢笑泪水,献书于出版。从未巧取豪夺,鱼肉乡里,干过什么伤天害理之事。编好了,读者津津都乐道,编砸了,总编语锋不欲生。挤三四小时公交,顶千万压力于身。终将被人遗忘,黯然失往。总编总会有新宠,不复念旧人。”

由此看来,编辑实在是个清苦的工作。并且常苦于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而不是大家想得那样,轻松选稿即可。因为好的东西包括好的文章总是供不应求的,也不是轻易就得来的,所以,约稿吃闭门羹也是常事。有点名气的作者可以提高刊物知名度和质量,但都有身价,不是随便就“出手”,也不是表达诚意和仰慕就能邀请来。你看山西煤老板嫁女,邀请了多少明星大腕,阵容堪比春晚,这里面不光是人情的因素吧。不过如今媒体竞争激烈,各类刊物很多,看钱出手本无可厚非,对于编辑,只能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了。

尽管做编辑有种种苦,但其中的乐趣很简单:可以在阅读作者文章的过程中得到很多知识,“每到会意之处便欣然忘食”;可以为邀请到重量级作者而具有成就感;可以为自己想出的一个好标题而偷笑;可以因得到作者的认可和尊敬而满足……我想,对于一个从事文字工作的人,或许无力改变什么,但乐在其中也算是一种慰藉吧。

曾国藩说:“知书籍之多而吾所见者寡,则不敢以一得自喜;知事变之多而吾所办者少,则不敢以功名自矜”。以此自勉。

  评论这张
 
阅读(165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