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化外之地

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

 
 
 

日志

 
 

重温宋词  

2012-09-10 17:36:27|  分类: 人生感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日,在老安空间里看到一篇写宋词的唯美文章——《宋词是一朵莲花》,对其中的一些说法非常认同。“读宋词,触摸的是形象,看重的是意境,享受的是美感。那些长长短短的句式,疏疏密密的韵脚,有着特别的音乐节奏感。宋词的真正魅力,不在于华美绚烂的辞藻和韵律,而在于百转千回、真挚动人的情感,在于深藏于文字中所充盈的饱满生命体验。”我喜欢上宋词,大抵也出于此。

宋词的学习是从初中开始的,模糊的记忆中,只记得李清照“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每次酩酊大醉,“沉醉不知归路”便脱口而出。这仅有的一点积累在当时也够自己附庸风雅了。

大多宋词是在高中书本上和一些课外书上学到的。读惯了“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等诗歌,突然接触长短不一、错落有致的宋词,觉得很新鲜。高中印象比较深刻的是柳永的《雨霖铃》,尤其是那句“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不过那时候的学习,主要是为了应付高考时的古文填空,会背诵的篇章很多句子不知何意,比如“灯火阑珊”觉得很美,但很久后才知道“阑珊”的意思。老师的讲解总体上比较枯燥,虽说也懂得要“知人论世”,但囿于视野和学识,一般侧重文学表现手法和其中的一些典故。

记得有一堂语文课,老师请病假,代课的老师没有按照既定课程进行,而是临时讲了王国维《人间词话》中的一段话:

古今之成大事业、大学问者,必经过三种境界:“昨夜西风凋碧书,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此第一境也。“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此第二境也。“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此第三境也。

现在这段话已经广为流传了。但在当时,我感到异常兴奋,尤其是老师将这段话用很优雅的字书写到黑板上时,那种体验不可名状。

至此,我真正喜爱上了宋词。但是,我更多的是品读“深藏于文字中所充盈的饱满生命体验”,并没有对词律等文学方面进行学习和研究。姑且就算“好读书,不求甚解”吧,也常和朋友开玩笑说自己是“述而不作、信而好古”。可能也是这方面的原因,我给不少人留下“老先生”、“老古董”的印象。

每次别人问我心情低落时怎么解决,我便说找朋友倾诉、喝酒或者看看书。对方有点惊讶,心情不好看书看得进吗?

我个人的体验是:渐渐地,你会觉得找朋友倾诉怕打扰到对方或者话不知如何说起;喝酒容易“借酒消愁愁更愁”。因此,看书不失为一种自我调节的好办法。

对我而言,这里的书主要指宋词。久而久之,我觉得宋词里有倾诉、有美酒。这样,我解决心情低落的“三大法宝”全部用上了,还融为一体,成为抚慰心灵创伤的一剂良药。

所谓宋词里有倾诉,不难理解。每一阕词,其实都是词人的心灵独白:里面有对爱情的怅惘;有对理想的执着;有对家国的忧虑;有各种离愁别绪……当我和他们有类似际遇的时候,就会产生强烈的共鸣,如同两个老朋友在互诉衷肠,而且词里的一些意象不自觉地就在脑海中形成了一个画面。比如“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的思念;“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的旷达;“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的悲伤;“两情若是久长时,有岂在、朝朝暮暮”的释然;“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的叹息;“最喜小儿亡赖,溪头卧剥莲蓬“的闲适……

词里有美酒,更不必多言。“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酒如愁肠,化作相思泪。”“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酒几乎已经成为每个词人笔下的必备意象,就连女词人李清照都有“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看着这些词句,如同自己也饮了酒,如痴如醉。

因为偏爱宋词,我经常鼓动周边的朋友去读读,甚至“大放厥词”,不管你何种心境,都能在宋词里找到合适的描述,读完就会产生类似于“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的感受。“因为某些灵性文字的瞬间复活,我们的心会一下子像被子弹击中。”

有时,有人会用“与时俱进”来批判我的这种嗜好,期盼我有所改变。然而,我还是觉得,可以不喜欢宋词,但不能否定其经典。或许,我们现在的一些表达更为简洁和直白,尤其是层出不穷的网络语言,但不能不说,这已经失去了语言的美感和意境。如果说交谈中使用尚可理解,若写到文章里则是一种文字污染。比如很多人觉得同学如果不说成“童鞋”,“没有”不说成“木有”,就显得不够时髦。这个我不敢苟同。

沉浸网络久了,就会感觉每天在不自觉地接受新的语言,反而荒废了对经典的学习。有一次和朋友聊天,我信誓旦旦地说,古诗词你随便说,不会背诵也听过。朋友不信,问我“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谁写的。当时我窃喜,这句子太熟了,可谁写的,真是记不起来。为了糊弄过去,我说这意境、风格像李商隐,应该是李写的。朋友也记不清楚,所以半信半疑中,这个事就过去了。后来,我一查才得知,那是欧阳修的词《生查子》中的句子,和李商隐实在是八竿子打不着。

絮叨这么多,不仅是重温宋词,更想说的是在浅阅读、碎片化阅读的今天,在纷纷谈论“公民社会”的当下,我们不能一边抛却经典,一边大喊精神沦陷。有些东西经过了历史的沉淀和检验,已然成为我们心灵的故乡。对于宋词,我想具备了这种属性。

  评论这张
 
阅读(28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