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化外之地

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

 
 
 

日志

 
 

李景文:勾勒乡村“腐败图景”  

2012-10-12 11:59:45|  分类: 职务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景文:勾勒乡村“腐败图景” - 逍遥游 - 化外之地李景文:勾勒乡村“腐败图景” - 逍遥游 - 化外之地

 某村的村支书被抓了起来,和他“同舟共济”的镇委书记为搭救“战友”,在一个小岛上为公安局长设计了一场“人乳宴”……这场宴会,来自于小说《野宴》中的一个情节。

《野宴》,江苏省扬州市江都区文联副主席李景文创作的第一部长篇小说,于2010年正式出版。小说讲述了年轻的警官戴维从县城去野鸭乡挂职,负责鸭脖子村的清资工作,在一场由乡党委书记郎威风精心设计的湖心岛“野宴”中,被卷入金钱、情欲、权力的矛盾漩涡。

李景文内心充满了忧患意识,希望通过这篇小说引起大家对社会的反思,“我们现在多关注高官腐败,乡村腐败面广量大,反而成了被遗忘的角落,这块土壤不清洁不健康,是会出问题的。”

挂职新生活

《野宴》的创作灵感和素材源于李景文的真实经历。1961年出生、1987年从扬州科技大学(原扬州职大)中文专业毕业的李景文,在当时的江都县卫生局等县级机关工作过,主要从事秘书工作。

1996年8月,李景文以江都某镇镇长助理的身份到该镇所辖的一个村里挂职锻炼。在后来看来,这个锻炼更像是临危受命,其间的经历让李景文记忆犹新。

李景文挂职的村有一个生产羊毛衫的工厂,当时属集体企业,在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的大背景下,这个企业的大量集体资产流失,大约上百万的资金被吞没。为了挽回集体损失,李景文与当地一些村民斗智斗勇,开始了艰难的查账路。

虽然只是一个村,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李景文直言“水很深”,三教九流,什么人都有,一开始查就遇到了有形无形的阻力。占有集体资产的是多户人家,这些人结成了“利益共同体”,抱着侥幸心态互相观望。

“占有集体资产的人不只有一般老百姓,还有一些人有背景。如果是镇上的人去查,会有很多顾忌。”李景文说,“为了公平地解决问题,我们不能给老百姓留下只拍苍蝇,不敢打老虎的印象。”

面对复杂的工作局面,年轻的李景文始终坚持在一线,采取一户一户跑,各个击破的“战略”。一天,他来到了一户比较强势的人家里,该户的主人闻风出去躲账,留下20多岁的儿子应付。李景文刚一进门,就遭遇“破相”,鼻梁首先受到了这家人的“招呼”,鲜血直流。“我们家就是差钱,我不相信你们是老虎,能把我吃掉。”面对对方的蛮横和无理取闹,李景文坚持原则,不退让,并让派出所民警进行协调。在不断的“斡旋”下,该户最终交了欠集体的5万元,这为李景文清理集体资产打开了局面。

虽说有了突破口,但清理过程依然艰难,当地的村干部也没那么配合。李景文告诉本刊记者:“当地村干部喜欢‘耍滑头’,遇到矛盾就绕开,经常以处理急事为由避免和村民的直接对话。”

鼻梁被打也只不过是一个小小插曲,李景文甚至受到过死亡威胁——“注意点,小心哪天把你搞掉”。李景文说这也许是威胁,也许是真的。为此,他除了保持不畏惧的心态外,还加强了清理的力量,集中了工商、司法方面的人员共同参与。在手机通讯不发达的那时,人多了方便互相照顾。

尽管李景文一户户地跑,但有些人家始终找不到人,他只好晚上进行突然“袭击”。最终,在上级领导的支持下,李景文彻底查清了村里的烂账,挽回了集体损失,被扬州市表彰为优秀村干部。

12年出炉《野宴》

李景文的母亲在新华书店工作,受母亲影响,李景文从小就喜欢阅读各种作品,也喜欢上了写作。

1997年10月,李景文结束了挂职生活,回到了江都县。当时有不少实权部门看中他,但李景文做出了人生的一个重大决定——弃政从文。他选择组建文联,成为了文联的一员,一干就是15年。对于这个选择,李景文从不后悔,认为“生活充满了辩证法,所谓舍得,有舍才有得。”

文联是众所周知的“清水衙门”,但是,李景文始终没放弃他的文学理想。一年多的农村挂职经历,让李景文看到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轨的过程中,农村出现的不少弊端,他决定写一部农村反腐题材的长篇小说。

1998年底,以这段经历为背景的创作正式开始。由于白天忙工作,李景文把创作的时间安排在晚上和深夜,经常一写就是四五个小时。时间长了,李景文患上了严重的颈椎病。“开始的那段时间,没有电脑,只能在稿纸上写,因为得了颈椎病,只好把稿纸挂在门上,站在门前往纸上写,天长日久,门上被我扎了数不清的小孔。”

小说刚写的时候,李景文只是想单纯地表达自己的一些感触,最初定名为《清资》。2000年,20万字的初稿成型,到2010年初,李景文写了近100万字,后增删修改了20多次,最终成了近40万字的《野宴》。他的“壮举”被朋友戏称:比《红楼梦》作者曹雪芹“批阅十载,增删五次”还要厉害。

然而,这一切对李景文来讲,可谓“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野宴》是他的第一部长篇小说,他曾在后记中这样写道:“这是一次真正的超越!当我下决心准备写长篇时,这句子最先就跳出来了,而且在后来写作的日子里它在我的脑海里出现了几十甚至几百遍,并像一种信念激励、支撑着我。”

即使有信念的支持,李景文坦言写小说的困难在于文字本身,触及到矛盾时,心理会有些压力,内心上有挣扎。因此,在写这本小说时,采用了一些变形、夸张、延伸的手法,避免误解和对号入座。

“之所以写作的跨度有12年,一方面是作为一个文学作品,要精益求精;另一方面,小说题材相对敏感,很多‘当事人’很关心,时间长一些,他们的关注度也淡一些。”李景文这样解释道。

如此花心力的一本小说,李景文希望现在的大学生村官能成为真实读者,从而对乡村现状有一个形象化的认识,也算是打了一剂“预防针”。

乡村的腐败暗流

“野宴”可以通俗地理解为在野外风景秀丽的地方所设之宴。人们在野宴中既可欣赏自然美景,满足审美需求,又可品尝美味佳肴,满足食欲。

李景文的小说取名《野宴》,从文学和传播角度看,比《清资》有吸引力和冲击力,但并非如此简单,其中隐含的深意耐人寻味。李景文告诉记者,书名由来,一方面是小说中有关于饭局的细节描写,另一方面则是折射现今农村盛行的吃喝风,从而反映农村的诸多腐败问题。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副教授何平这样说过:《野宴》之“野”,是一场纠结着权力和利益博弈的腐败盛宴。

在现实生活中,“野宴”也在不断上演。近日,媒体曝光安徽三义镇政府公款吃喝欠债17年未还。债主刘梦夫先后向蒙城县及亳州市法院起诉。2011年,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下达判决书:镇政府需在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偿还欠款21.5248万元及利息。随后,双方却“达成和解”:首次偿还14059元,余款按每年3万元“分期还清”。照此计算,刘梦夫于2019年才能拿到全部欠款。

长期的基层工作经历,让李景文十分关注农村腐败问题。“农村的腐败不是那么触目惊心,但腐败的病菌很顽固,就像一股暗流,对社会的副作用不可忽视。”

在记者与李景文的交流中,他似乎倾向于从一些根深蒂固的行为、观念等角度来陈述腐败。李景文仍对1996年清理集体资产的时一些行为记忆深刻,在当时,很多当地村民对占有集体资产的人有种认同感,觉得他们很有本事,而不是鄙视或者鞭笞这种行为,可以说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李景文对此深感忧虑,并称这些都是腐败的土壤,成为了滋生腐败的温床。他说:“很多人小农意识很强,爱占小便宜,而且现在贪腐的高官很多,一些乡村的干部觉得自己的行为没什么大不了;还有就是平均主义盛行,不患不公而患不均。”

不过忧虑的同时,李景文也看到了现在农村的一些亮点:随着经济的发展和文化水平的提高,农民的廉政意识、法治意识、政策意识、公民意识都逐渐增强,腐败的土壤相对少了一些。

作为一个作家,李景文注重心灵的淡泊和宁静,并认为贪官没有什么幸福感,因为他们始终坐在火山口上,不知哪天火山就爆发了。李景文有很多敬仰的前辈,比如鲁迅、列夫?托尔斯泰、卡夫卡、川端康成等,喜欢他们的文采、思想深度以及关注世界的方法。他也希望通过文学作品表达着自己的社会良心和社会责任感,深切关注国家的命运。

目前,他正在撰写他的第三部长篇小说,准备对文革做一些反思。“写我眼睛看到的世界,写我大脑思考的生活。”李景文说。

 

链接》》》

李景文,系中国作协会员,一级作家。现任扬州市江都区文联副主席,作协主席。作品多次获奖,已出版小说集《看天》、《悬挂在十字街头的命运》、《怀念与一个女孩有关的声音》,与长篇小说《野宴》。作品被美国哈佛大学、耶鲁大学、美国国会图书馆、中国现代文学馆收藏。

 

 

  评论这张
 
阅读(31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